谁暮春的心事还在枝头留恋顾盼一地落红的清愁花开的声音已随风去了只在淡淡春水的倒影里留下惊鸿般的一眼
早已衰败成伤何处净土会情愿收留这份只可属于暮春的忧郁随春风而来
追落红而去哪位仙姝会在戚戚葬花的清晨一起将它眷眷埋入春冢春花再多也终将如同世间的繁华都不过一场幻梦罢了刻骨的依旧是最初相逢时的清纯那时光景里的心
如一张素宣绘山便是山 画水便是水暮春那场断魂的夜雨滴滴答答忧郁了晚籁
忧郁了琴声音符细碎彻夜荡涤心灵的尘埃春事在将尽时
洗出一颗干净的心任身后一路烟水迢迢再不留旧花俗影春去了一定要回来
如果不忧郁时谁陪我拈花微笑谁轻绾长发陪我烟雨声里细数流年哪来的潇潇暮雨涤去心头的忧郁倘若此春不再归来
今生断不敢老去作者简介:白牧之,本名白雪峰,网名江湖秋水。

按老历讲,过了春节,便是春季了。可乌鲁木齐的春来得总是格外羞涩,人们终于等到春上枝头的时候,怕是盼春的心都已经即将凋谢了吧。清楚记得当满眼的丁香和榆叶梅热闹地挤在一起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仿佛是花儿们都商量好了似的,一夜间着盛装——给北方的暮春举行如此隆重的告别仪式。丁香的花瓣随风飘落了一地,不忍满地的花瓣”零落成泥碾作尘”,却又沉浸在在梦幻般的”花瓣雨”里,任由思绪无边无际无着落的飞翔……于是古人那”惜春长怕花开早,可惜落红无数”的心情便寻到最真切的共鸣。因为眷恋春的繁华美景,而在期待春那至极绚烂的同时,又唯恐那一地的落红击碎心底的柔情。在如此纠结的情绪里,春天年年如期而至,翩跹俊美依旧。只是不觉间,流转的时光又悄悄滑过了一年的四季。

谁说北方没有春天,去商场走一圈吧,各种粉嫩鲜亮不由分说的闯入视线,和笨重的冬装一起喧闹着。伴着满眼的嫩绿鲜黄,商家的”春季特惠”已经粉墨登场了。恍惚间,不是圣诞歌声还没有走得太远?

春上枝头也许还需时日,但春心荡漾岂能有所怠慢。于是,窗外前几天还飘着雪花,陽光透过暮霭暖暖地笑着,是因为春天已经就来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