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晓云虬枝划过青蓝色的时光有多少恩怨的花朵,即使没有雪也在春风里微微一笑淡丰后梅受了爱情的惊吓面容像一张白纸,写着千万年来的名句你疏离了斜阳和西山恰好等来了,一个不懂你的我我缄默着雷击般的相逢恨晚暮色,苍茫无比你香着,在每一个时间的流程中含苞抑或凋零我没有锄头将你埋葬一片花瓣落了下来,随着流水远去我那么看着,看着突然没了写诗的心情想喝酒了

第一次坐火车,也是第一次出远门,我心里有些激动也有些不安。我好奇的看着窗外,听着耳边火车的“咔哒”声,看着窗外的漆黑夜幕中的路灯。

“小,白苏,你不会第一次坐火车吧。”邵兵看着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面色一僵,头也不回的回答,“是。”

“喂,你爸妈没有教你跟人说话要看着对方吗?这样很不礼貌的。”邵兵玩味的看着我。

我脸色一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继续看着窗外,只是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心情。

“喂,你怎么不说话?”邵兵笑着说,“小丫头,照你这年纪你应该在上学才对吧?”

“来,告诉哥哥我,你上几年级了?高中?大学应该不是吧?”邵兵突然凑上来说道。

我下意识的头往后缩,与他拉开距离。一脸不耐烦的看着他,怎么刚才没有发现这人这么讨厌。

“喂,干嘛,这么看着我?你家人有没有……”

“我没有爸妈,没有人教过我礼貌,我也没上过学,没读过书。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我打断了他的话,冷冷的看着他。

“没,没有。”邵兵愣愣的看着我,有些不知所措。

“那就闭嘴。”我冷漠的说完,又转头看向了窗外。

只是眼里只有一片迷茫和悲哀。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

看着我落寞悲伤的身影,邵兵心里突然有着浓的化不开的后悔,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而已。

连邵兵自己都没发现,火车上少女悲伤落寞的身影驻进了他的心里,他只知道。

“白苏,对不起。”邵兵歉疚而认真的看着我。

我回头看着他认真而悔恨的脸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大反应,明明已经习惯了,从小到大,那么多冷嘲热讽我都能心如止水,为什么邵兵两句没有任何恶意的玩笑让我如此生气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