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本报讯我市作家白旭初的新著《你怎么乱敲门》被列入“全民微阅读”系列丛书,于近日由江西高校出版社出版发行。
“全民微阅读”系列丛书由100名当代中国小小说作家的个人自选集组成,是江西高校

本报讯我市作家白旭初的新著《你怎么乱敲门》被列入“全民微阅读”系列丛书,于近日由江西高校出版社出版发行。
“全民微阅读”系列丛书由100名当代中国小小说作家的个人自选集组成,是江西高校出版社的一项以“贴近时代、贴近读者,适应快节奏生活,品读小小说精品”为目的的重点工程。小小说集《你怎么乱敲门》遴选作者佳作77篇,共计18万字。
此外,白旭初的小小说《你与谁聊天》被《小说选刊》转载,“微小说影视改编权发布及交易平台”推介后,又选入安徽省“江淮名校”2016-2017学年高一下学期期中考试语文试题。写抗战老兵生活的《老兵》被选入百花洲文艺出版社的《2017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一书。

在一次关于微小说的论坛上,评论家王干提到《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开辟的“一分钟小说”栏目,以及因创作“一分钟小说”而得名的众多作家。这让我蓦然回忆起自己是如何一步步走进“一分钟小说”世界的。

1986年秋天的一个下午,我代表东城区文化馆文学讲习班邀请赵大年老师为业余作者讲课。大年先生很爽快,没有半点犹豫就来了。讲完课后,他对我说,《北京晚报》的编辑魏铮约我写一篇小小说,刚刚写好,请你交给魏编辑。现在正是小小说蓬勃发展的时候,你不仅要写散文也应该多写小小说。你对生活很了解,小小说都是来自生活底层,它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很值得写。

大年先生的话让我热血沸腾。回来的路上,我拿起他的小说仔细拜读起来,深深被其文字的魅力所吸引,虽然篇幅很短,但意蕴丰厚,尽管写的都是小细节,摄取的都是普通生活的片段,但却有着对生活的高度浓缩与升华。后来,我按照大年先生的小说路数也写了一篇,同时寄给了魏铮兄,就这样我也踏上了小小说的创作之路。

也正是这次机缘,我参加了《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举办的“一分钟小说”约稿会。这次约稿会由在“五色土”副刊工作的李凤祥先生和魏铮兄组织,参加者既有王蒙、刘绍棠、刘心武、赵大年、中杰英等名家,也有吴金良、袁一强和我这样的年轻作者。当时,魏铮邀请作家们为“一分钟小说”栏目供稿。作为创作新手,我自然特别高兴,特别是自己的作品能够与中国文坛的一流作家的作品刊发在同一个版面上,兴奋的心情难以言表。也正是从那时起,我一边写散文,一边投身于小小说的创作,作品不时见诸报端。这不仅激励了我的创作欲望,同时也给我以鼓励和信心。1990年,我的“一分钟小说”《孝顺》在《北京晚报》副刊征文中获了奖,还有幸被《新华文摘》转载,第二年又选入中学生语文教材。自此以后,我对小小说这种形式更加喜欢,也更加投入。

那时候,创作“一分钟小说”形成一股热潮。很多作家非常活跃,创作量也相当大,比如吴金良、袁一强和星竹等,几乎一周就发表一篇小小说。然而到了90年代末,袁一强兄去写长篇了,他最先离开了小小说创作;星竹还在写,但也开始创作长篇和电影剧本了;只有吴金良还在坚持小小说的创作。我自己后来去编《文化周刊》了。在主编《文化周刊》的那8年中,虽然我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去创作小小说,但我深知小小说对于一张报纸的重要性,不管版面怎么变动,少不了的就是“小小说”栏目。其实这不仅基于对小小说的情感和喜爱,更是因为知道读者喜欢什么样的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