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藻  

障泥油壁人归后,满院花阴。楼影沈沈。中有伤春一片心。
间穿绿树寻梅子,斜日笼明。团扇风轻。一径杨花不避人。

  结末说“团扇风轻,一径杨花不避人。”团扇为女主人公手中所持物,此物传统运用中,积淀着孤寂无聊等固有的意义。如王昌龄《长信秋词》句,“且将团扇共徘徊。”这里的出现,它至少是女主人公无聊赖的小道具,时而下意识的轻摇,正远应着一个“闲”字,和透露着心中盘郁着千千结。人在烦恼、惆怅之中,而杨花却放肆地、亳不避人地飘落着洒满了小径,从而拿杨花的无情来反衬主人公心绪的不快,并俏然束住全词。“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韩愈《晚春》);“颠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杜甫《漫兴》),诗人们不痛快时,总爱拿杨花泄怨。此词于此轻斥杨花,沿袭旧有,并无新创,然而就此收束全篇,恰保持了通体失落意绪的贯注,且使伤春女子多了一层娇嗔斥物的天真可爱,增强了全词的形象性。(夏春豪)

采桑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