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开往泰州方向的列车上,此刻灯光昏暗,因为时已23点零8分,旅客们经过旅途的奔波都已累了,再加上到站点的时间还很长很长,大家都兴叹了,心安静了,进入昏昏欲睡中。

  车过高义,许多背着书包的小孩下了车。高义国小在那上面。

而此刻的我却无一丝睡意,一来心系春儿,二来心情久久不得平静。

  在台湾,无论走到多高的山上,你总会看见一所小学,灰水泥的墙,红字,有一种简单的不喧不嚣的美。

春儿我把她“带”到江苏,慢慢讲述她的故事。

  小孩下车时,也不知是不是校长吩咐的,每一个都毕恭毕敬的对司机和车掌大声地说:“谢谢阿姨!”“谢谢伯伯!”

想到刚刚来北京站的经历,我浑身汗涔涔的。

  在这种车上服务真幸福。

先是从密云渔家台出发,搭了叔叔家的便车,到了花梨坎地铁站。谢过叔叔婶婶,拖着行李包,通过安检,刷卡,进了站,等候列车来到。

  愿那些小孩永远不知道付了钱就叫“顾客”,愿他们永远不知道“顾客永远是对的”的片面道德。

苑静看着自己的小书包,她爸去看看列车运行图解,看到了列车到达,匆匆上了车,等坐稳,苑静惊呼,糟了,我的书包还在椅子上!她爸向我瞪起了眼睛。

  是清早的第一班车,是晨雾未稀的通往教室的小径,是刚刚开始背书包的孩子,一声“谢谢”,太阳霭然地升起来。

刚才各负其责,书包应该他拿的,他匆匆上车,该对我瞪眼?~

旁边好心的乘客说,赶紧下站孙河站下车。我们都得下车,然后他返回梨花坎站取书包!

还好,书包还在椅子上,乘务员虽然有些盘问,但是书包拿到了,心里还是开心!那么多的旅客,万一有一个拿走,书包就没了,里面还装着苑静的小平板呢!

还好还好,有惊无险!

列车在站内倒了5号线,2号线,才终于到了崇文门,一站地就到了北京站。

其时,天色已暗,出了地铁口,我说“身份证都在我这,我去东边取票处取票。”我明明记得我是把孩子交给他,我先去取票的。他倒好,看见我大声嚷嚷问我,“孩子呢?苑静呢?”

对着茫茫人海,我转了一圈又一圈“许一苑一静一”我用手放在嘴边成喇叭声,我喊了几遍,环顾了北京站广场,黑压压都是人头,昏暗的光线下似乎人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

哪里也不见孩子的踪影……我心里在跟自己说,“不要慌,不要慌,淡定!苑静不会丢的。”

任凭他在对我吹胡子瞪眼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