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吕布来了,董卓问:”有事没有?“吕布说:”没事。“董卓说:”我们虽为父子关系,以后再来,先通报一声,这是规矩,不可随便进入我的房间,老夫要上朝了,你陪我去吧!“但这时,吕布正和貂蝉用手比划着,说些什么。被董卓发现了,说:”你好大胆,竟敢欺负我爱妾,给我滚出去!“吕布走了。董卓说:”真是岂有此理啊!“貂蝉说:”刚才走的那个人,就是偷看我的人,请太师替我说说叫他以后不要来了。“说完哭起来。董卓说:”不要哭,我要是抓住他,一定把他轰出去!我要上朝去,你一定要防备吕布那坏小子“

将军鼠窜而出。

貂蝉说:“是什么计策?”王允说:“连环计!”貂蝉惊奇说:“什么叫连环计?”王允说:“那董卓、吕布都是酒色之徒,我将你收为义女,先许配吕布,再献给董卓,你便从中行事,让他父子反目成仇。”貂蝉说:“莫不是叫我伺候昏君?”王允说:“正是。”貂蝉犹豫了半天,说:“难道要我清白之身,双伺候贼臣。”王允说:“啊,貂蝉,如今百姓,受苦受难,只要我们想法设法也可能能救东汉。我等成功,你便是女中豪杰。”貂蝉说:“如此爹爹,请接受女儿一拜,我愿意领军命。”向四周看了看,貂蝉说:“为国家,哪顾得我女儿身。”说完她就走了。王允说:“没想到貂蝉竟有这种精神,真是国家大幸啊,前些天给吕布送去金冠一顶,他必来见我,一定叫鱼儿上钩!”

“好,好。”

李儒把董卓扶起来,董卓却把李儒当成吕布,打了一顿,好奴才,我打的就是你吕布。李儒说:“我是李儒,不是吕布啊,你把我打坏了!”董卓对李儒说:“你快快起来,我有要事对你讲啊!”李儒说:“是,是!”董卓坐定后,咳嗽一声,李儒说:“既然吕布喜欢貂蝉,你就让给他吧,如果你让给他,对你做皇帝他肯定给你出很大的力气。不要为了一点小事,惹恼了吕布。”董卓说:“你怎不把你的老婆让给别人呢?”李儒跪下,参拜岳父。董卓说:“都把我气晕了。”对李儒说:“掺我回去!”李儒一边掺着董卓一边说:“你成大事全凭借吕布的帮助,如果你把他赶出去,你的大事恐怕难成了。”董卓说:“以你之见呢?”李儒说:“不如把貂蝉送给吕布,到时候吕布肯定会帮助你,你的大事就有可能成功。”董卓说:“你且下去,容我想一想再说。”董卓喊:“貂蝉快来。”貂蝉出来,说:“你和李儒的话,我都听到了,太师,有何贵干?”董卓一挥手,貂蝉被推出很远,说:“你私通吕布,给我从实招来。”貂蝉泪流满面,说:“太师呀,自从你上朝去,我很孤单,我去凤仪亭散步,碰上吕布。”董卓说:“你应该回避呀!”貂蝉说:“我正要回避,吕布追上来了,将我揽住。”吕布说,他是太之子,不用回避,我就和吕布说了些话。董卓说:“可杀的奴才,后来怎样了?”貂蝉委屈地说:“你说我和吕布私通,岂不是太冤枉我了!”说完又哭泣起来。董卓说:“啊,貂蝉,吕布既然爱你,我就将你送给吕布省的老夫多心。”貂蝉说:“太师呀,你要这样说,不如我死了吧。”接着貂蝉去拿刀自杀。董卓说:“使不得,使不得呀。”接着貂蝉哭道:“哎哟……”

当然你可以说现在已经29号了,不过这不是重点。

这时,吕布来了,自言自语地说:”太师上朝了,我去看看貂蝉。貂蝉出来见到吕布,就说:“温侯。”吕布说:“小姐。”貂蝉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到别处去说。”吕布说:“咱们就到凤仪亭吧?”貂蝉同意去凤仪亭。这时,董卓来了,刚下朝,不见吕布,他往哪儿去了?就问丫鬟,丫鬟说,他们到凤仪亭去了。貂蝉见了吕布就哭诉被董卓强迫之情,只是为见你一面……吕布说:“小姐的心事我知道,我吕布永不会忘记你的深情。”貂蝉说:“温侯,我已是失节之人,请不要惦记我了。”说完又哭起来。吕布说:“若是不给小姐出气,我宁肯去死!”貂蝉拉住吕布,说:“温厚,不要太鲁莽!”

“太师念及与温侯父子情深,特将美人貂蝉赐与温侯!”

——连环计

董卓要向将军示好么?

四个漂亮姑娘翩翩起舞,貂蝉上来说:“我领群芳,献歌舞,故意献媚传情。”董卓从酒席上,下来与貂蝉共舞,丑态尽出,令人大笑不止。跳舞完毕后,董卓低头看漂亮的貂蝉,并哈哈大笑,说:“歌姬中的貂蝉,又美又俊,倒叫我年迈人起了这少年心。”他说完,又哈哈大笑,问:“这领舞者是何人?”王允说:“她叫貂蝉。”董卓开玩笑地说:“好响亮的名字啊!”王允说:“貂蝉上前见太师。”貂蝉说:“是。”接着行万福礼,说:“参见太师。”董卓想抱她,却又说:“罢了,啊,貂蝉,我来问你多大岁数啦?”貂蝉羞羞答答地说:“一十八岁了。”董卓笑着说:“一十八岁了,可我五十八岁了,巧的很啊。”说完又哈哈大笑起来,说:“貂蝉,真是仙人啊!”王允说:“你既喜爱此女,下官把她送给你,你看如何?”董卓说:“你讲的当真?”王允很有把握地说:“当真!”,董卓又问:“这是事实?”王允说:“就是事实!”董卓说:“多谢了,多谢了。”董卓丑态尽出。

将军还真是当今最好忽悠的人:“幸甚,幸甚!有你报信,方能得知貂蝉是被老贼强抢!”

这时,吕布来了,说:“我是盖世英雄,胜略高,各路诸侯难以敌我,啊!刚斩温侯,打死十八路军,让太师认作义子。刘关张也不是我的对手,必败无疑。王允把金冠相送,如此厚礼,我该去看他一下。”吕布说:“壮士们,我们去王允府。”

我赶紧拉来赤兔马……平日里趾高气扬的将军和他的队伍,这次如丧家之犬。

突然,董卓传令要宴请大官。去了四五个大官。董卓说:“同仁们,摆桌开宴。”四个官上座,参见太师。落座后,王允说:“太师,唤我等人有何事?”董卓说:“我儿战胜十八路诸侯,劳苦功高,请列公前来,与我儿欢聚一番。”众官说:“我等奉陪。”董卓说:“列公请坐。”众官员说:“太师请坐。”董卓与众官饮酒。

正听将军说着貂蝉有多美,董卓有多可恶时,下人来报,李儒前来拜见。

近来下官合议酒肴,与太师公饮之,太师说:“好,好,好。”太师又说:“你备下酒就是啊!”董卓坐中间,王允旁陪着,说:“太师请酒。”董卓说:“大人请酒。”太师说:“今日请我喝酒,不知道有何大事相告?”王允说:“你名声响天下,何不夺取王位?”董卓谦虚地说:“我功德微弱,怎敢想呢?”王允严肃地说:“天下并非一个人的天下。有德者得之,无德者失之。”董卓说:“好,好,好!以后我坐了王位,一定大大地奖赏你呀!”王允说:“谢谢龙恩。”董卓说:“尚早啊!”哈哈哈大笑不止。王允说:“太师请酒。”而后,王允又说:“歌舞上来!”歌姬们,说:“是,参见太师!”

将军前脚刚进,后脚董卓来了,也是眼里冒着火,嘴巴张得老大,完全合不拢的样子。

吕布对着他义父方向叩了叩头,说声带马,又舞了几下枪棒后欲离去,众官说:“送温侯(因吕布多次战功,被封为温侯)。”吕布和其他官员离开宴会场面。而王允还在场,说:“啊,王司徒,老贼做事太凶狠,残害忠良杀张温,强忍怒气回府。”走了几步,王允又说:“想觅一个良将,斩佞臣。”王允才离开宴会场。

话还没说完,李儒已经下马,飞起一脚就把那门吏踹一边去了。

吕布说:“啊,哈哈哈……小姐。”貂蝉说:“温侯。”二人同时说:“请坐。”二人把凳子靠近一点坐,吕布问:“请问小姐芳名?”貂蝉说:“奴家表字貂蝉。”吕布戏怒道:“貂蝉,请问小姐青春几何?”貂蝉说:“二九刚过。”吕布开玩笑的说:“二九刚过,哈哈哈……你不就是十八岁吗,何必文邹邹的。”吕布又靠近貂蝉,说:“小姐可曾许配人家?”貂蝉说:“这——暂未婚。”吕布又靠近貂蝉,说:“小姐怎能错过青春佳期呢?”吕布又问:“你可知道君子好什么?”貂蝉很奇怪地说:“好什么?”吕布说:“好,好。”貂蝉问:“好什么?”吕布滑稽地说:“君子好逑!俺吕布可算得上英雄啊。”两人挨得更近了。只听到王允咳嗽一声,吕貂二人把凳子搬开,离得远了一点。王允退下后,两人又靠在一起,貂蝉说:“温侯是英雄,就叩拜英雄。”吕布说:“若不是那么多士兵,我也当不了英雄。”吕布发誓说:“你我今日结朱陈,空中过往有神灵。吕布若负貂蝉女,死在千军万马营。”貂蝉说:“温侯啊,蒙君多情我心安(二人双手指指点点,似乎要拜天地成亲)。”貂蝉羞羞答答一跑,吕布拉住貂蝉的长袖,跪在地上,哈哈笑。貂蝉说:“羞羞答答的,你老纠缠我干什么?”吕布说:“我要和你比翼双飞。”这时,王允回来了,恰好他夹在他两人之间,对貂蝉说:“回家去吧!”王允又对吕布说:“我好心请你吃酒,为何在就喜宴上调戏我的女儿,吕布你吃醉了吗?”吕布假装吃醉的样子,吕布说:“确实我醉了。”王允说:“温侯,你是否喜爱我的女儿?”吕布说:“很喜欢。”王允说:“下官做主,把小女许配给温侯,你看如何?”吕布说:“此话当真?”王允说:“绝无戏言!”吕布说:“请小婿参拜大人。”王允马上拉住吕布说:“小婿快快请起。”吕布说:“选个良辰吉日就玩婚吧。”王允说:“十三日来不及,十四日是个月祭日,十五是个单日,十六日将小女送到你府上去,你看如何?”吕布说:“十六日有准?”王允说:“有准!”吕布准备要走,就对岳父王允说:“你可不要忘了十六日!”

不知李儒发觉没,但他赶忙进相府时,好像往我这瞅了一眼。

——连环计

什么???

摘要:
美人计连环计东汉末年,司徒王允非常痛恨董卓。因董卓欺上瞒下,更可恨独揽大权,烧毁洛阳,又迁都长安,自封为太师。董卓父子又掌握军事大权,更加横行无阻。王允想觅良臣杀死董卓之流。突然,董卓传令要

“被我拉住。”

两人越来越靠近。王允说:“温侯。”吕布对王允说:“大人请酒。”王允一饮而尽。王允对吕布说:“今日宴会何不把你大战诸侯讲一讲啊?”吕布说:“小姐面前怎好开口啊!”王允对女儿说:“儿啊,你可愿意听温侯讲一讲啊。”貂蝉说:“这——。”吕布说:“小姐——。”貂蝉说:“愿听。”吕布对王允说:“如此大人……”话未说完,又对貂蝉说:“小姐。”貂蝉说:“温侯。”这时,他们走下宴席,吕布说:“论打仗,刘关张不是我的对手!”此时家人来报,董卓有事,请吕布回去。王允说:“不知道董太师有什么事,这倒两难了。”吕布说:“既然军事上有事,不如我暂时退下,待处理完再来。”王允说:“哪有离开的道理啊,小女子在这里陪你喝酒,你看如何?”吕布说:“小姐在此,恐怕不太好吧?”王允说:“我们两家交好,这又有何妨呢?”王允对貂蝉说:“儿啊,你在此陪温侯喝酒,我去去就来。”貂蝉有点不愿意的神情。王允说:“你不要小家子气,我在朝廷全靠温侯,你要好好伺候温侯啊。”貂蝉说:“是——。”吕布说:“大人,你去去就回来。”王允说:“放心吧,我一会儿就回来。”王允刚走几步,貂蝉说:“爹爹快点回来。”王允说:“我知道了。”

“什么?这是为何??说什么了?”

王允对家员说:拿过请帖,请太师公过来,老者要肯前来,必中我王允之计,正是,苍天助力,女中豪杰数貂蝉。

也像是想把什么东西吞了。

貂蝉走出董卓的睡房,说:”我只所以和董卓同床,是为了除国害。“貂蝉心里想:美人计,安排的好;董卓老儿他不知道,为何吕布还不来?想到这里,貂蝉打扮起来,涂红嘴唇,修眉黛,走了几步,吕布来了。貂蝉自言自语地说:”窗外有一人走动,是谁呢?莫非是吕布?“吕布真的来了,还用手势向貂蝉打招呼。这时,董卓来了,说:”貂蝉啊。“吕布急速逃跑了。董卓凶狠地说:”貂蝉,你掺我来!“貂蝉说:”太师,你起来了。“董卓说:”昨天我喝酒喝醉了,今天才起来。“董卓坐在凳子上,说:”我还是去上朝吧。“貂蝉说:”就不要上朝了。“董卓说:”这是为何?“貂蝉很生气地说:”我睡午觉时有人在外面偷看我。“董卓说:”是谁呀?“貂蝉说:”好像是吕布。“董卓疑惑地问:”真有这等事?“貂蝉很肯定说:”确有其事。“董卓说:”那一定是吕布那小子,那吕布是酒色之徒,他再来时你应该回避。“

这就是拍马屁拍马腿上的下场,李儒匆匆而来,定是早有线报,何必你自找没趣。

貂蝉端着香炉出来了,说:“董卓贼太专权,挟天子以令诸侯,近日,老爷进府来,愁眉不展,定有为难的事,难对人言。”貂蝉走了几步,把香炉放在地上,站起来,双手合十,对月磕了一个头。后面王允走来,貂蝉说:“愿国家与黎民平安无事。”王允嗯了一声,说:“何人在此长叹?”貂蝉说:“是你的女儿貂蝉。”王允说:“大胆貂蝉,不去安睡,在此长叹,莫非有什么事不好谈?”貂蝉说:“老爷,切莫动怒,请听我肺腑之言。”王允说:“站起来说。”貂蝉说:“是,近日来见老爷愁眉不展,想必朝中出了难言的事,弟子来此花园,对月长叹。”王允说:“朝中有事你一个女孩家也办不到啊,还是回去歇息去吧。”貂蝉说:“老爷呀,弟子虽是女流,正气也知道。”王允与貂蝉向四周查看一番。貂蝉说:“那董卓,加害忠良,涂炭生灵,我简直要把董卓杀死!”王允说:“貂蝉一句话,足见她,颇具肝胆,这重任莫非要我女儿承担,我这里与貂蝉肺腑相见,为社稷我跪拜貂蝉,”貂蝉说:“老爷快快请起——”王允说:“貂蝉啊,董卓老贼,别有野心,他的义子又骁勇善战,兵权全都掌握在他父子手里,”停了一会儿,王允又说:“我无机可乘,遇到你我倒想起一个计策来。”

连不离身的方天画戟都不见了。

董卓和貂蝉正在吃酒,有一将官给董卓送了“圣旨”,董卓说:“拿来我看,真是有道的明君,你与我一块去,我要重重地赏你呀!”貂蝉带领几个姑娘向董卓叩头:“万岁!”董卓说:“平身,平身。”王允持刀上,说:“安排好了。”董卓对王允说:“你来的尚早啊。”王允说:“今日奉天子之诏,为国除害。”董卓说:“你竟敢冒犯我,我儿吕布何在?”吕布走出来,拿着刀,直对着董卓,说:“霸占我妻,灭人伦,要你一死无葬身之地!”吕布把董卓刺死了,貂蝉说:“温侯,还是让我自杀了吧,如今老贼已死了,咱俩后堂议事吧。”……

“老贼突至,抢过戟赶来!看赶不上我,竟掷戟刺我!被我徒手打戟落地。”

家人,对王允说:太师到了。王允说:“快快有请!”王允与董卓互称:“老太师”“王司徒”哈哈大笑,王允说:“请座。”王允对董卓说:“请我参拜太师。”

借楼恭祝读行侠读书会成立两周年,两年前的今天,也就是6月28日,是读行侠出生的大喜日子。两周岁了,已经是独立打酱油的时候了,祝愿它继续健康茁壮成长!

董卓拿着貂蝉要自杀的刀,说:“这还了得!细想起来那李儒的话并不可信。”貂蝉说:“我明白了,你要是听李儒的意见,那我就不活了。”董卓说:“刚才老夫只是一句戏言。”貂蝉对董卓说:“我看此地不可留了,望太师提防吕布和李儒。”董卓说:“好,咱们搬到内屋去住也就是了。”貂蝉又啼哭起来,董卓抱住她,说:“不要啼哭了。”

“唉!可惜心急救貂蝉,将方天画戟丢一边了!”

美人计

不过区别就在:将军是流着口水进去的,董卓是喷。

这时,吕布出来了,先舞弄刀枪棍棒,说:“你们带路,我要去王府。”到了司徒府,王允出来迎接,说:“温侯。”吕布用胳膊碰了一下王允,说:“嗨!气死我也。”王允很奇怪地说:“你到我府来,因何生气呀?”吕布很气愤地说:“王司徒,你把女儿许配给我,怎又许给太师?,莫非你想试试我的新刀吗?”接着就拔出刀来。王允说:“请你息怒,把话讲明。”温侯听了后说:“那日在朝廷遇见太师,太师问道下官,说:”哎,王司徒,你有一女,名唤貂蝉,已经许培我儿吕布了吗?“王允不敢隐瞒,把实情相告。酒饭后,董卓说:”就把你的女儿让我带回去吧,给他们完婚。“吕布说:”是否有其事?“王允说:”确有其事,不过,我是让你父给你们办理完婚,而不是把貂蝉嫁给你父亲。“吕布说:”我太莽撞了,请原谅。“王允说:”你是年轻人,哪能怪罪你呀?“吕布离去了。王允哈哈大笑,我满口假话吕布竟将假话当真的,这一下就热闹了,哈哈大笑,下去了。

“不敢欺瞒将军,小人跟随貂蝉多年,此手书乃貂蝉贴身丫鬟暗中送至。”

吕布走出来,感叹地说:“老贼强暴我貂蝉,真令人生气,我要去看看貂蝉的情况。”貂蝉做哭泣状。此时,王允说:“太师是太缺德了,你为何在此长叹呢?”吕布说:“为了貂蝉啊!”王允对吕布说:“你们还未完婚吗?”吕布说:“她已经被老贼霸占了。”王允说:“有这等事?此地不是讲话之处。”吕布随王允去另外一个地方谈话。王允说:“太师做出这等事?这种事可笑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下官年迈体衰,也就罢了。可你年轻气盛,若无动于衷,岂不让人笑吗?”吕布说:“可悲呀,我一定要杀死他,以雪我仇。”王允说:“下官失言了,失言了。”吕布说:“我们有父子之情。”王允说:“你姓吕,他姓董,怎能谈得上父子关系?”吕布恍然大悟说:“如果不杀老贼,誓不为人!”吕布问王允,可有什么办法?王允说:“假传圣旨,你我共同把他杀掉。”

李儒来了。

美人计

靠,都直接喊老贼了:“那昌——蝉,貂蝉如何了?”

王允很认真地说:“下官选一良辰吉日,将女子给你送去。”董卓迫不及待地说:“今日就良辰吉日,让貂蝉整理行装,和老夫我同车去吧。”王允说:“是,是。”王允对貂蝉说:“下去更衣去吧。”王允又命令说:“下面车辆伺候!”貂蝉走出来,董卓拉住她,说:“你伺候太师。”貂蝉说:“我知道了。”董卓向王允道谢,王允说:“不用了。”董卓搂住貂蝉下去了。董卓走后,王允说:“今日定下连环计,父子成仇顷刻间。”

“貂蝉只说了三个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