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终于肯说了吧”王母恨恨的说。嫦娥有玉帝护着,要不然她第一个修理的就是嫦娥。

     
我看着他们二人牵手望月,这一世,怕是又白等了。我要挑唆天地间各路妖怪围攻轮回山。这一世白等了,你们就进入下一世吧!不!这头猪没有来世了!

我冲她笑笑,什么都没有说。

     
最近在南天门看凡尘的人越来越多。二郎神说:”我左眼看天,右眼望地,第三只眼看见前世轮回,因果变化。”我心中笑他迷了眼,上天入地,我看了万年都未能看透。金蝉子说:”我只有两只眼,一只看乾坤轮回,一只眼看人心百态。”说吧,他扭头往九重天上,望了我一眼。我不自觉目光一闪,杀气陡然而生。

她对我说:“像你这么念旧的男人不多了。”

     
几千年一晃而过,那后羿百般轮回,竟升上天庭。这一世,他得道成仙,掌管三十六万天兵,守护银河,名唤天蓬。

“好,”王母笑了,“小妮子嘴挺硬。可是天蓬已经把什麽都告诉我了。”

     
六百年前的那一天,我竟然怕了,我在颤抖。那猴子把天庭搅了天翻地覆,天蓬竟然也败了。我从猴子的眼中看到了蔑视,不只是我,仿佛蔑视天地。历经数万劫,修炼几万年的我,竟然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幸好如来相助,我看见那之后,他那一口差点吐出的鲜血,于是我理解了后来的西天之行。

天蓬被退下凡间去的时候,心里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他想:爱情是种幻觉吧。

     
我慢慢的起身,脱下宽大的黄袍,换上铠甲。那猴子说:”从今往后的一万年,你们都会记住我的名字:孙悟空!”而我是张百忍,我已经被人记住了上万年。这一次,没有忍耐,我不是玉皇大帝,我是满天神佛的主宰!我要让反对我的人灰飞烟灭,魂飞魄散。我是这世间的永恒,舍弃了七情六欲,却又动了凡心尘念。从今往后的一万年,我不要世间记得我,只要你,默默地看着我,纵使屠戮整个世间。

结尾

   
我有过爱,有过恨,有过豪情,有过怜悯。那时我叫张百忍。慢慢的随着名字的丢失,七情六欲都消失了,我凝视着一片大地,不带一丝感情。直至几千年前,我遇见了嫦娥。那是世界一个绝色女子,眉清目秀,眼中藏了一片汪洋,行走间踏过整个秋冬。那一刻,我的心跳漏了一拍,那一瞬,时空静止了一刹。可是她的手总被后羿牵着,坚定,深情。这一刻,这种感觉好像叫嫉妒,叫气愤,太久没有过了,久到我都无法形容。我想办法让嫦娥飞天,锁在月宫,让后羿以凡人的姿态,慢慢死去,不断转身。嫦娥不恼,也不怒,只是在月亮上静静的看着。她总能找到他,不管世世轮回,经年累月。没关系,我忍,我叫张百忍。

他心里知道:明天的月亮一定会圆。

   
我以为天蓬不记得嫦娥。那一次蟠桃会,只一眼,我便知道有些事,任转世轮回,也无法遗忘。找了个借口,我把他贬下凡,化作一只猪!我恨!恨嫦娥看他的眼神。

爱情也许是幻觉。就在嫦娥抱着天蓬的瞬间,天蓬这样想着。他碰到了那只死猴子,然后他又来找她。她看见他的瞬间就紧紧抱住了他,在那棵永远也砍不倒的月桂树下。风吹起来,天蓬觉得脸上有些凉,他伸手抹了一抹,发现是些晶莹的水滴。

   
区区数百年过去,天蓬竟然西天得道,化作净坛使者,重返天庭。我气愤之极,用法力封住月亮,除了我,再也没人能看见月亮上的嫦娥,嫦娥也看不见任何凡尘。

“哦,”我点点头说,“本来就是嘛,月亮十五不圆十六圆。”

   
天蓬还是每日和猴子坐在南天门看月亮。只是他不知,嫦娥找了王母和如来,转世投胎为蛇精,唤作沐绵。月亮上从此空空如也,我还是习惯性的一直望着。我永远忘不了她下凡前的眼神。我问她值得吗?忘却前尘,丢失仙体,堕入轮回,经历劫数,被七情六欲所困,被凡尘俗世所扰。她只是微微一笑,并未见恨意:”那才叫活着。这一次,我去凡间等他。”我摔碎了玉杯,砸了仙桌。修炼数万年,也没能淹没了我的愤怒。

嫦娥没有动,她一直都这么冷,没有人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王母根本没有耐心等她的冰冷。她摆摆手对手底下的说:“把天蓬给我打下凡。”

     
那满天晚霞确实很美,各路法宝映照着轮回山。满天神佛偷偷的看着,不敢与我对视。金蝉子率先冲下凡尘,佛光冲天,照散了几缕乌云。接着二郎神那莽夫不知所谓的冲了下去,眼中带着激动。那泼猴狠狠的看了我一眼,一如六百年前一样的蔑视,原来六百年了,一切都没变。最后,连四大天王,南无金身罗汉也一同冲下凡间。那群妖怪败了,四散奔逃。

我很愁苦。无论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里,我都很愁苦。

读此篇前,请先读:孙悟空

王母看了一眼英俊的天蓬元帅,嘲讽的答道:“你难道不知道吗?嫦娥惦记后羿啊,他是她在人间时的丈夫。”

     
我囚禁了王母,吸走她一身法力。以西天秘密要挟如来,他自知已不是我的对手,不再插手天庭。此刻,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只差那一人之心。

天蓬一转身就又往月宫的方向走去,他想自己似乎真的有件未了的心事。

 
数万年前,我叫张友人,大家称我为张百忍,遇事我愿忍一忍。后来经历万劫,过了无数年。世人忘了我的名字,开始叫我”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也叫玉皇大帝。

嫦娥眼里的那团火终于燃尽了,她对他勉强的笑着说:“曾经的那条路,现在我也不认识了。”

     
又过了百年,这头猪整整在南天门坐了百年。我以为他和猴子早就没有了七情六欲,不想他竟跪在我和王母面前,要弃仙下凡。我要抹去他的记忆,竟被王母阻拦。怎么这天庭之上,我也做不了主了吗?我还是偷偷散去了那头猪八成的法力,下令其自生自灭,有插手者拔仙根,毁仙骨。我的眼中带着恨意,盯着每个人。最近这千年怎么了,好像我找回了七情六欲。

我一听但是,知道原来她还有别的意思要表达,于是我更安静了,安静的等待她的下文。

今生

我问她:“回哪里?”

天蓬站在她的对面,看她的眼泪飞扬在月宫的空气中。他伸出手想去迎接那晶莹的泪,结果那些眼泪一落到他的手上,就如同雪花一样融化了。

我的梦里和现实中的两个姑娘同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幸运的是我脸上的那些痘痘都消退了,我看上去英俊了很多。又有很多新的女孩喜欢我了,我可以从里面挑一个出来做我的下一个女朋友。有时候我会想起梦里的那个白色裙子女孩和现实中的那个漂亮姑娘。想她们一个对我说:“你来世做猪吧!”,一个对我说:“现在念旧的男人还真不多。”我想她们都是想夸夸我——真是两个不错的女孩,同时知道我的不为人知的优点。

“为什么”

前世

今生

我来世会是一只很念旧的猪。

嫦娥看见天蓬,连眼皮都没有抬一抬。他仅仅是不懂得与人亲近罢了,天蓬这样想着,然后对她笑着说:“我去带你看银河好不好?”

我终于想起了关于过去的一切。我知道自己前世是猪,来世还要继续做猪。

嫦娥想:爱情,只是种幻觉。

天蓬附和着她有些狰狞的笑容,咀嚼的动作越来越缓慢,他终于明白嫦娥为什么总是爱问他“你能带我回人间吗?”

老太婆笑了,说:“天蓬和嫦娥。”

今生

最近,那个现实中的漂亮姑娘不怎麽爱理我了。但我是个执着的男人,我对待感情很专一,于是我坚持每个星期继续约她看电影。她有时候气急败坏地问我:“你能不能不这么老套,看电影是三十年前人们谈恋爱的方式。”

孙悟空没答他的话,一个跟头翻向凌霄宝殿。天蓬想问问他他说的那个老太婆到底是谁,可是孙悟空只留给了它一个充满问号的背影。

站在浩瀚的银河旁边,嫦娥去吻天蓬的嘴唇。天蓬有瞬间的愣神,他想:爱情真的也许只是幻觉。

嫦娥认真的回答她:“我不知道。”

今生

现实中的漂亮姑娘有很长时间没有找我,于是我只好跟梦里那个白色裙子女孩说说话什么的。她最近也不怎麽爱跟我说话了,好像很讨厌我的样子。我就想再看清她的样子一些,没别的什么要求。但是她太喜欢把脸别过去了,我总是跟在她屁股后面伸着脖子看啊看。有些时候她会很烦,就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两个姑娘都说的没错。

天蓬和嫦娥转头一起回答:“没有。”

“啊?”我没反应过来,问她,“你说什么?”

我突然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没有梦到那个梦里穿白色裙子的女孩。

嫦娥喜欢一个人坐在月宫里,她来天上没多久,这个女人眼睛里总有一种无法抹去的悲伤。别的神仙都觉得这个女人太冷,不愿意跟她多说一句话,除了天蓬。

她就笑,指着自己的心说:“这里。”

今生

嫦娥在所有神仙的注视下走到天蓬的面前,这个男人的眼里真的没有任何昨天的痕迹,但是她不相信他把什么都忘记了。她伸手去摸他的脸,对他说:“来世做猪吧。”

今生

八月十四,王母召集所有的神仙一起品尝蟠桃。嫦娥没有被邀请,仍旧一个人在月宫里发呆。

天蓬觉得自己嘴里这块桃子肉真没什么味道。

老太婆笑笑就走了。

“变成一只猫。”天蓬回答他。

前世

我想都没想就回答她:“因为嫦娥想着天蓬,所以不愿意让月亮圆。”

我想起来上次跟她一起被宝马车接走的未知的下文,于是我还是安静的想听她把话说完。但是她还是没有想说的意思,只是抱着我睡了一个晚上,我像个正经的男人一样老老实实,但是还是亲了亲她的嘴。第二天早上起来,她不见了。

“为什么?”嫦娥问。

我听了有个条件反射性的想法,就是回骂她一句:“你才做猪呢!”但是我怎么也骂不出来,于是我只好在周末选择跟现实中的那个漂亮姑娘继续约会,让自己身体里的内分泌稍微正常一些。

嫦娥许久才缓慢的抬起头,眼睛里有团天蓬不理解的火在燃烧,她问他:“你能带我去人间吗?”

“怕什么”嫦娥问天蓬。

吴刚弯下腰去拣他那把巨大的斧子,对嫦娥说:“她跟另外一个神仙相爱了,王母把那个男人贬到了人间做了一只猫,那男人没了以后她就疯了,逢人就问见到她的猫没有。”

嫦娥对她点点头,看她的背影消逝在云层里。

我点头,觉得这个话应该是夸我的意思。我刚想说点感激她的话,她却抢在了我的前面说:“但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