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摘要:
车轮滚滚,带起一阵碎叶。马蹄和青石板的摩擦响起清脆的咯哒声,乱了朱门白墙里漾出的琴声。马车里,隔着红绣金帘的那双颦眉微微蹙了一下,好熟悉的曲子。。。马蹄飞快,琴声渐行渐远,撩帘回首,却已是换了人家。

古人颂

车轮滚滚,带起一阵碎叶。马蹄和青石板的摩擦响起清脆的咯哒声,乱了朱门白墙里漾出的琴声。

只待春风

马车里,隔着红绣金帘的那双颦眉微微蹙了一下,好熟悉的曲子。。。马蹄飞快,琴声渐行渐远,撩帘回首,却已是换了人家。“罢了,是无缘吧。”帘落,留下两行深浅的车辙。曲终抚琴,似有人一声叹息。

吹我

诏书已下,“宫廷御用琴师,即日启程,钦此。”再抬眼,已是金銮大殿。三十九节台阶,要等的人还没有等到,却已经换了天地。闭眼,背起琴,却似负千斤。

有如吹一个新鲜的古人

晚秋的御花园也是副萧瑟的样子,和这国一样,垂垂老矣。日暮的落阳和着风吹醒了打盹的琴师,“有些凉了。”说着一件龙绣锦袍落在了身上,琴师一惊,“宁安公主。。。这。。公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实在是该死!”宁安公主抬手轻轻弗唇,只低头微笑不语。世人皆传这宁安为绝代佳人,也真的不为谬赞。眉如远山,眼蕴碧波,琴师看着,不觉也是痴了。“先生技艺非凡,比肩号钟绕梁,不输绿绮焦尾,可否也为我谱上一曲?”宁安吟吟语道。琴师猛地回神,连忙下跪“诺!”

帘外细雨声如乡音

曲罢,四目凝望许久,也许谁都发现了情形的不妥,但是没有人愿意打破这份尴尬,从日暮归途凝望到月上眉梢。宁安悄悄的遮住了晕红的双颊,便快步移出了御花园,琴师手仍抚琴,琴未响,却已在心里绕梁。

晨光中

每日的黄昏,御花园里便会浮起同一曲轻琴,如泣如唤,无喜无悲。路过的飞鸟皆停歇驻足,这里不是皇宫,不是御花园,只有一少年轻轻抚琴,为了在身边静静的听着的最爱的姑娘。

万物各得其所

琴师跪在大殿,端坐的是当今圣上。“你可知犯了何罪?”威严冷酷的声音回响在大殿的每个角落,琴师还在想着宫商角徵羽,“来人那,把他的双眼挖了,侮辱宁安公主的那双眼!”。

春风轻颂

御花园内,还是那个少年,摸索着在找他的琴,咧咧呛呛,却被树枝绊倒。四下慌张的寻找扶手,却摸到了温暖滑润的五指,慢慢的,将他扶起,带着沁人心脾的香气。

帘外细雨声如乡音

琴师笑了,却听见了啜泣。他试图去为她擦去眼泪,可是张牙舞爪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她的脸,一滴温热的水滑落在他的脸上,嘴,轻轻的被堵住。

而我

琴师哭了,她走了,啜泣的声音在花园里听的清楚,那首无数便响起的曲子还在脑海里回响,只是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琴师只是感觉到了冷,却没有锦袍再披在身上。

梦里访故人不遇

听见厮杀,哭喊,人们逃难的声音,城破时,天边正残月。他慢慢的爬到御花园那个小亭子里,抱着琴,轻轻的抚了抚。突然,听到了一个能穿破耳膜却又如寒月春风的声音“再为我弹一遍吧。”他颤抖的张开双手,一弦一弦的拨动,琴声穿过宫墙,传到寻常百姓家里,听到了有人欢笑,有人在哭泣。情至深处,落下了泪一滴。

夜宿箬寮原始林

“找到了!找到了!公主在这里!先到先得哈哈哈!美人我来了!”污秽龌龊的声音,琴师趔趄的站起来,下意识的挡在她的前面,但是听见了她在他耳边说“下辈子,我要找到你,你还要给我谱这首曲。”,声罢,一声扑通的落井声。军队冲进御花园里时,只有一个乞丐一样的瞎琴师,还有那把古琴躺在那里。
没有人理会,又冲去别的宫殿去争抢战利品了。

暴雨如注

多少年过去了,琴师自己也不知道,只是感觉到冷了,大概是冬天了吧。琴师就坐在那个朱门白墙的大宅子外面,抚着琴。远处有一阵马蹄声,啼挞啼挞,是下雪了吧,有雪花落在他的肩头和发上,他还在抚着琴,马蹄声越来越近,在他的身边停下。

栖身于水杉搭成的小木屋

身上一阵暖意,一件衣服披了上来,混着落泪的香气,琴师笑了,鼻子酸了。“给我再谱一曲吧。”。

藏在窗框缝里的蛐蛐

一点也不怕我

也就不去赶跑它了

山中一日

友人一早就上了白云山

在白云寺

吃斋饭、喝素茶

真是叫人羡慕

他活成了一朵白云

在山之巅,俯瞰着众生

挖苦

用力挖,你得再挖深一些

对,看到竹鞭后,要顺着挖

那根命根子,一直牵引着我的好奇心

把整片土地翻了个遍

想到它们早晚会破土而出

我也会因为那次赶尽杀绝而感到羞愧难耐

为了复活人间的鲜美

我把草酸的苦涩,深深地吞进了体内

诉苦

一只鸟

落在我的肩头诉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