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一

图片 1

最近,我们学习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陆定一的革命回忆录《老山界》。这篇文章叙述了红军翻越老山界的全过程,写出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工农红军不怕困难、艰苦奋斗的坚强意志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7月3日,记者沿着红军翻越老山界的路线,再走长征路。 本报记者刘书文摄

老山界是红军长征途中越过五岭的最后一座岭,地图上叫越城岭。老山界山势陡峭,崎岖狭窄,面对红军这样一支笨重的部队,开动双脚是非常不简单地事情啊!行路难,难于上青天。面对手可摘星辰的高山,英勇无畏的红军战士依然毫不惧怕,前赴后继,勇往直前,一步一步顽强地向上爬,好似一支庞大的蚂蚁军队,不怕风吹雨打,烈日暴晒,一路高歌,使万仞之高的老山界变为脚下的一个小小泥丸。

“我们决定要爬一座30里高的瑶山,地图上叫越城岭,土名叫老山界。”陆定一在《老山界》一文中详细记录了红军翻越老山界的情形。来到红军长征途经的老山界,群山连绵,山峰陡峭。虽然战火早已远去,依然可以寻到当年红军留下的印迹。

长征是艰难的,是困苦的,是充满危险的游击战,在与生命作斗争,在与敌人作斗争,更在与意志做殊死斗争。面对越过老山界的种种困难,他们都视而不见。

1934年12月,中央红军转移到了广西桂林资源县境内的油榨坪,计划休整几天再去湘西,但蒋介石在湘桂边界布下重兵,企图将红军彻底消灭。

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有挫折,有困难,有坎坷,有荆棘但是成功就在这些磨难的前方不远处,让我们带着红军的这种长征精神一起去努力吧!

“12月3日,中革军委发出命令,决定继续西进,摆脱敌人。12月4日至8日,中革军委一、二纵队和红五、红八军团分三路翻越老山界,经龙潭江、过雷公岩、翻越百步陡、到达资源县两水苗族乡的塘洞村。”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党史研究室专家农丕泽介绍,三路部队会合后,继续向湘黔边界前进。

篇二

中央纵队于4日傍晚到达山脚,连夜翻爬老山界,山路狭窄湿滑,山雾时起时落,稍有不慎就会跌落悬崖峭壁。兴安县委党史办公室原主任罗基富说,尽管条件艰苦,红军将士们依旧信念坚定。

读完《老山界》这篇文章,我深受启发。这么难的山,他们还是英勇无惧的爬了过去,可见他们的精神是多么伟大。从走了不多远,看见昨晚所说的峭壁上的路,也就是所谓雷公岩的,果然陡极了,几乎是90度的垂直的石梯,只有一尺多宽,这句话体现出雷公岩的陡,也为红军长征加了一重困难,可见,红军是多么伟大。

兴安县融媒体中心主任赵时斌的外公陈儒富当年曾给红军提供食物和杂货,“山上海拔1800多米,冬天夜里非常冷。外公说,红军战士虽穿得单薄,却个个斗志昂扬,而且他们非常讲纪律,买东西全都付了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